国家一级骂人选手

【毕侃】万事胜意。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不停响起,桌边的男人看了眼时间,有些烦闷的停下手头的工作,窝在椅子里盯着发出刺耳声音的源头。铃声自然停下后不过数秒再次环绕耳边,男人认命的按下免提接听,心里早已猜到所谓何事。

“雯珺哥,阿姨要你带希侃回去一趟。”

毕雯珺用余光瞄了眼日历,还有五天就是李希侃的生日,每到这几天母亲总会要他带着李希侃回家一次说是庆祝。要放在前几年到也无所谓带带没当回事,可偏今年这四月过去了,毕雯珺和李希侃的联系还不过一两次。以前都是毕雯珺出差常年不在,偶尔回去也是吃个饭然后睡了或是深夜才回去和李希侃同床异梦一下,基本都是李希侃一个人在家。可从今年一月多开始李希侃不知去哪认识了些朋友,整天在外面疯玩不回家,毕雯珺偶尔的回家也看不见李希侃的身影,两个人的交集可谓少之又少。

“…知道了。”

毕雯珺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歪头眯着眼靠在椅背上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思考无果,毕雯珺长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回两人住的地方看看。一路上毕雯珺都在想回去看见还是没人的后果,考虑了是否该给李希侃打电话的办法,却发现自己都不确定李希侃的电话是否还打的通。刚结婚的时候李希侃还会热情的在家等毕雯珺回来,也会热情的和毕雯珺噼里啪啦说一大堆琐事,毕雯珺不太会回应,李希侃也就再也没跟毕雯珺聊过什么了。两人为数不多的见面就像工作开会一样,都不怎么说话。

两人从认识到在一起到结婚不过一天,毕雯珺被催婚逼到酒吧逃命,捡到一个刚被酒吧解雇的小狐狸。小狐狸也不知是被美色还是被身高俘获了,死皮赖脸的拉着毕雯珺衣袖要毕雯珺养他,毕雯珺一句脏话卡在喉咙里,却又想起父母亲的催婚,最后决定两人结婚来应对自己的家长。两人签了个四年有效合约,结婚四年后就离婚去拥有各自的生活,四年内若另一方有了喜欢的人也可离婚。算着日子,今年就是第四年了。毕雯珺其实应该不太在乎李希侃是否有别的喜欢的人,毕竟两人毫无感情,但心里莫名有点空空的感觉。

毕雯珺回到家,意料之中的没人在。毕雯珺感觉自己突然懂了平时李希侃一个人在家的感受,心里有点闷闷的。最后还是忍不住给李希侃打了个电话,电话绵长的嘟声在毕雯珺听来就像警报声一样。电话很快接通,那头声音有点嘈杂,毕雯珺不知为何有点心慌,清了清喉咙试探性喂了一声。那边说话倒是快,但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喝醉酒了的样子。

“谁啊…毕雯珺?…啊,毕雯珺!你个王八蛋…嗝。你好讨厌啊!”

…?
毕雯珺有点懵,印象中好像没做什么惹李希侃不开心的事啊。李希侃这是酒后吐真言还是不清醒的胡言乱语毕雯珺不得而知,电话那头接下来的声音让毕雯珺有些恼火。

“小侃别闹…诶,手机给我。小侃…诶呀。那个,你是毕雯珺是吧?不好意思啊,小侃喝醉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小侃??
这个不知道算老几的人叫李希侃小侃?还问找他有什么事??
毕雯珺舔了舔下嘴唇,假装风轻云淡的开口说话,却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叹了口气。

“你让他今晚回来。”

电话那边的男人应该是把这句话传达给了醉酒的李希侃,毕雯珺都能猜到李希侃张牙舞爪抢过电话对着手机叫唤的样子。

“我不回去…回去一个人好无聊啊我不回去不回去!!”

毕雯珺听见李希侃的声音不自觉的放缓了呼吸声,心里想着爱回不回,嘴边却脱口而出一句你在哪我去找你。李希侃喝醉酒意识有点慢,对着听筒哈了好几口气才报出了地名。毕雯珺的心跳声配着李希侃的呼吸声一起,逃命般的挂掉了电话。

嘶,以前怎么不觉得他声音这么…好听啊。

毕雯珺到目的地的时候李希侃正趴在余明君身上唱歌,身边其他几个男人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看着李希侃,还有些歉意的看向毕雯珺。毕雯珺看见李希侃嗲嗲的样子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希侃也是这样拉着他袖子对他说骚话。毕雯珺有点难过,因为从那之后李希侃总是对毕雯珺唯唯诺诺的,许久没露出本性了。

“你们好,我来接li…呃。我来接小…小侃回家。”

余明君有些头疼的拎着李希侃的领子将人塞到毕雯珺怀里,李希侃大概是喝醉了分不清人,抱着毕雯珺将脑袋埋在其脖颈处就开始睡觉。毕雯珺被脖子处传来的触感吓到,僵直着身子不知该怎么下手。余明君看着李希侃的样子颇为无奈,伸手顺了顺李希侃的头毛。

“不好意思啊,小侃喝醉了,麻烦你了。”

这个声音明显就是之前和他通电话时的声音,毕雯珺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番余明君,从鼻腔里吐出一个若有若无的气音。毕雯珺抬起左手环着李希侃的背,转过身用右手公主抱起李希侃,李希侃睡的有点死,没醒。毕雯珺冲余明君等人点了点头,抱着李希侃就离开了。

“李希侃。”

毕雯珺将李希侃放在后座上,整个人俯在李希侃身上,轻轻拍了拍李希侃的脸。李希侃没醒,毕雯珺不厌其烦的又拍了拍,忽然觉得李希侃的皮肤挺好。毕雯珺挑眉,近距离的观察了番李希侃的眉眼,盯着李希侃的嘴唇不自觉有些瞎想。毕雯珺最后一次拍了拍李希侃的脸,用他自以为最轻的声音喊了声李希侃,不料小狐狸却猛然张开了眼睛。

“毕雯珺…。”

李希侃的鼻息声打在毕雯珺脸上,还未清醒的双眼有点血丝。也许是真的喝醉了,李希侃伸出左手勾住毕雯珺的脖子,微微张开嘴唇,轻轻压在毕雯珺的唇上,舔了舔毕雯珺的嘴唇。毕雯珺脑袋有点充血,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希侃已经移开了嘴唇,又闭上眼睛仿佛再次入睡。毕雯珺不由发笑,双手撑着座椅低头又亲上了李希侃。李希侃吾吾的推开毕雯珺,捂着嘴巴瞪着毕雯珺。

“你喝的什么牌子的酒,好甜。”

“…毕雯珺你好烦啊。”

毕雯珺没再说话,只是拉开李希侃的手,继续了之前的吻。


之后的日子没太大变化,毕雯珺依然出差夜归,每到李希侃生日就带着李希侃回老家一趟。只不过是心里多了东西,出差的晚上固定要通个电话,晚归也有个人在家等着回,晚上在做些其他事。回老家的时候也被说感觉变得亲密,毕雯珺笑着牵着李希侃的手,无意的将李希侃护在身后。

至于合约…规则是人定的嘛。之前是合约结婚,现在就是真实心动爱情啦。
结束即未来,愿光芒万丈,幸福安康。



-

有一个标点的问题和一个错字…。
因为app的问题文字版的文只有一部分…)所以就放图片了TTTT

Always.

朴佑镇  x  安炯燮

小学生文笔预警。
ooc预警。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

安炯燮喜欢朴佑镇。
全校人都知道,朴佑镇本人也清楚
可朴佑镇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该搭话还搭话,可就是不去理会安炯燮的各种暗示。

— 最喜欢佑镇了呢。

李大辉把这句话传达给朴佑镇的时候,朴佑镇正在和林煐岷讨论毕业典礼表演节目的问题。
“喂,朴佑镇!你听见没有?”
李大辉对朴佑镇无视他的话的这件事非常不满,语气就听得出。
“知道了知道了。”
朴佑镇也不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话了,之前在校庆的舞台上,安炯燮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朴佑镇比了个哈特,朴佑镇第一反应觉得不好意思,细细回味觉得安炯燮有点烦。
不是有点,是很烦。
别人完全对他没意思他还一直表白。
镇直男表示无可奈何。

“呀,佑镇呐,这次的结束舞台老师定下的是Get ugly呐。”
嗯?Get ugly怎么了?朴佑镇表示挺喜欢这个舞的,可以显出他大佬的气质。
“和小燮一起跳啊…。”
哦,安炯燮啊。
那又怎么样,他总会放下我的吧。
朴佑镇盯着屏幕里林煐岷的话,没回复。

安炯燮这个人应该是最没有坏心思的了吧。
否则怎么当朴佑镇练累了撩起衣服露出腹肌的时候安炯燮都只是觉得。啊,居然有腹肌,果然是佑镇呐。
要是姜丹尼尔露出腹肌,邕圣祐看见只会觉得。哇,想日。
成年组就是不一样。

“大家都辛苦了,明天训练记得都要准点到。”
训练结束,朴佑镇还是没跟安炯燮说一句话。倒不是朴佑镇躲着他,是安炯燮完全一句话都不说。
大概是被学校里朴佑镇的迷妹骂怕了吧。
也有可能是不敢跟朴佑镇说话。
管他的,想这么多干嘛。
邕圣祐觉得自己为了弟弟的幸福操了太多心。

第二天的训练安炯燮是带了一个外人来的。
是学生会会长李义雄,据说是来替老师检查的。
可,来检查就检查,干嘛像个袋鼠一样挂在安炯燮身上。
朴佑镇觉得自己好热。
明明现在开了空调,怎么还这么热。
朴佑镇的视线忍不住往安炯燮和李义雄的方向瞟。
李义雄整个人都挂在安炯燮身上,安炯燮丝毫不觉得反感,甚至还摸了摸李义雄的屁股。

朴佑镇觉得好闷啊。
这种动作不应该是恋人之间做的动作吗?安炯燮和李义雄是什么关系啊。
朴佑镇觉得好烦好烦好烦,烦到自己的大佬人设都要崩了。
安炯燮这算哪门子喜欢,喜欢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这样。
朴佑镇受不了了,再见都没说直接离开了练习室。

毕业晚会完美结束,压轴登场的Get ugly给所有人都带去了震撼。
最后结束的时候所有人登上舞台给台下的毕业生还有老师表示感谢。
安炯燮又没有理朴佑镇。
连朴佑镇solo舞台的时候安炯燮都没有在台下给朴佑镇打call。
朴佑镇突然觉得不习惯,他在寻找安炯燮的身影。
找到了。
找到安炯燮了。
安炯燮蹲下身捡起地上的小纸条。
呀,是写给义雄的呢。
安炯燮转过身,瞟见朴佑镇往他这边走。
朴佑镇拍了拍安炯燮,试图拦住他。
拦住失败,安炯燮头都没回。
朴佑镇看见安炯燮径直走向李义雄。
好,行。
朴佑镇没追上去,也转身离开。

其实安炯燮感觉到了背上的触感,但他没有回身。
他不想在继续这段单恋了。
他很累。

— 朴佑镇,我很累了。

安炯燮,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呢?



没有如果。
没有。

-